华体会体育全站app下载才考完科目一驾校就跑了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7-28 19:43

  华体会hth体育平台曾经红极一时的互联网驾校项目再度爆雷。近日,据多家媒体报道,有不少学员反映,知名互联网驾校YY学车“跑路”。该驾校此前号称“有32个自营场地,是用互联网重新定义驾驶培训的硬核自营实力派”。

  据第一财经报道,在YY学车报名三个月后,李月秋(化名)打算在7月20日考科目二。但现在,她找不到YY学车的对接人。而她的遭遇,是众多YY学车学员的缩影。

  过去几天,在“黑猫投诉”等平台上,多名自称是YY学车学员的网友投诉称,YY学车倒闭了,其所属的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(下称“悦悦驾驶”)也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7月13日,YY学车微信公众号发布悦悦驾驶创始人郑广埠的致歉信称:“因本人经营决策误判,叠加疫情对行业的影响,造成公司今天的困境。我作为创始人、实控人,在此向大家承诺,我愿意承担起全部法律责任、社会责任。”

  目前,YY学车微信公众号已显示“暂停服务”。此外,记者拨打YY学车微信公众号公布的官方联系电话时,显示的是“呼叫失败”;同时,YY学车多个练车场联系电话亦无人接听。

  今年28岁的李月秋,是一名上班族,她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当初选择在YY学车考驾照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通过广告。“觉得有林志颖做代言,应该是靠谱的。”她说。

  在YY学车的一则宣传广告中,娱乐明星林志颖身穿赛车装,左手拿着头盔,右手伸出大拇指,其背景则是“YY学车,实力派,更信赖”以及“日夜练,快至45天拿证”等宣传语。

  据时代财经,两年前,广州随处可见YY学车的广告:由林志颖代言,号称用互联网方式重新定义驾驶培训行业,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优化整合本地、外地的驾校、教练、名额等资源,以去中介化为目的,为学员提供专业的学车解决方案。

  “我们冲着林志颖代言才报的班,结果说没就没了?”何小姐是林志颖的资深粉丝,她选择YY学车很大程度上是其铺天盖地的广告和林志颖的加持,结果刚考完科目一,就得知YY学车停运了。与她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,他们选择到林志颖微博评论区要求其给YY学车施压。学员报名金额有高有低,最多的超过6000元,最低的是2980元。

  据时代财经报道,为请来林志颖,YY学车在代言费上花了6000万元。但因为费用过于高昂,YY学车并没有续约,但仍在使用林志颖的形象给自己做宣传。

  据天目新闻,除了学员,教练也忙于维权。“YY学车已经拖欠了我们三个月工资,但老板一直鼓励我们,公司在积极寻求办法,疫情过后定会好起来的,所以我们教练都很体谅,一直干到上个星期五。”YY学车平台的教练陈先生告诉记者,“突然间,老板就消失了,两三百人的工资都没拿到。”陈教练所带一百多个学员,均是通过YY学车报名的,因为YY学车“跑路”,陈教练算是“停工”了。

  陈教练在YY学车工作已有两三年,他告诉记者,YY学车前几年算是广州的龙头驾校企业。“YY学车主要是通过互联网招生,招生之后介绍学生给驾校和教练,教练与YY学车签订培训合同,再根据每个学员的报名金额结算工资给教练。”陈教练说。

  据YY学车微信公众号,该驾校注册公司为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。启信宝显示,公司法人代表为郑广埠,注册地为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南二路19,21号五楼581房。

  信息显示,该公司于2013年6月9日成立,2015年9月16日前,该公司名为广州尊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。简介中显示,公司主要与广州各大驾校合作,负责合作驾校招收新学员工作,接管广州市区内2大驾校。达安驾校与警辉驾校是广州规模最大的两所驾校,拥有320台教练车,在海珠区、天河区、白云区有多个训练场和招生点,年招生人数达2万余人。

  据天目新闻,针对YY学车“跑路”事件,记者致电广州市消费者委员会,工作人员表示,11日一早就开始联系YY学车相关的工作人员,均表示已离开YY学车,该公司负责人一直未联系到。记者从天河南派出所了解到,目前,YY学车“跑路”涉及的消费者可到派出所进行登记,警方已经介入,关于是否立案还需耐心等待。

  YY学车成立于2013年,当时互联网+的概念席卷行业。猪兼强、学个车、YY学车、凸凸学车、派学车等互联网驾校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。

  2018年9月,凸凸学车发布公告,因为经营不善,多方融资失败等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,宣布平台停止运营。

  红极一时的“猪兼强”,也曾经号称“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”。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,曾在2016~2017年就完成了三轮融资,累计融资额达2.4亿元。猪兼强在2015年时月销售额达到3500万元。猪兼强号称有20万学员,如果按人均5000元的学费来估算,猪兼强的驾驶培训学费收入就高达10亿元。

  2019年9月,猪兼强被爆出资金链出现问题,2020年9月央视财经报道称,猪兼强拖欠3万学员近2亿元学费,截至破产前,猪兼强未消化的学员约为3.34万人。2021年9月11日,猪兼强发布消息称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1年8月31日作出《民事裁定书》,裁定宣告猪兼强破产。

  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